在地文史

尋常的午後,陽光照在窗櫺,投射在地面上形成橫豎交錯的光影。故事館門口的老木門突然地被打開,進來了一位約莫六十幾歲穿著樸素的中年婦人,一開口便問著故事館的由來還有想看看阿飛仙的故事,本想幫著導覽,她卻開口自顧著說:年輕時候都讓先生看診,所有的過程雖已久遠,卻仍舊清晰。說著說著來到了展板前,看著眼前阿飛仙年輕時的照片,她說:記憶裡的先生一點都沒變,眼神停駐在展板前看著照片上的阿飛仙像是在回憶些什麼?看著她入神的樣子........ 時光彷彿回到了那年,回到了她20幾歲那年............ 
那年她20來歲,留著及肩的麻花辮子,模樣可愛,和先生一樣都是六股人,偶爾小感冒,媽媽便帶著她來先生這兒看診,她說,記得第一次來到先生這裡的時候,身體一直冷得發抖,先生摸摸額頭,量了量溫度,溫柔的說發燒感冒了,然後低著頭寫下紀錄,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先生的記憶,她這樣說著。慢慢的年歲漸長,身體總有些毛病也是先生看好的,記憶中他是個很好的人,也常常聽得長輩這樣說:林醫師從台北帝國大學(台灣大學附屬醫學部前身)畢業以後,除了幾年在外邊醫院看診外,因故鄉醫療資源貧乏,毅然決然的回到家鄉,希望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奉獻所學,也希望能夠照顧到家鄉親友,因此很受人尊崇。偶爾有些貧苦人家積欠費看診費用,林醫師在過年前會將借據燒掉,讓他們可以安心過年。她說:種種先生的好,我一直記在心裡,直到20年前醫生搬走了,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當然也感謝農會買下了這兒,讓這裡阿飛仙的精神能夠再次被看見,希望同樣屬於良善的理念能夠被發揚......... 傍晚夕陽下看著婦人稍駝的背影越走越遠,但影子卻越來越挺直,彷彿看見她走入當時的青春,回到少女時代的那年,跟隨著記憶看到診間裡的阿飛仙和幫著紮著麻花辮子的她量體溫的情景......... 
生命,是一首淺淺淡淡的情歌,我們一邊走著,一邊低低地吟唱著,慢慢的,我們都會找到屬於自己記憶裡的那段往事,細細的回味。坐在故事館前的老樟樹下,當微風吹起,樹枝微顫的夕陽餘暉裡,我們或許會漸漸想起過去的記憶,勾勒出另一篇屬於自己動人的故事..........